地址:北京市石景山路22号瀚海长城大厦609室
电话:010-83739868
   010-83739818
邮箱:zlxdhb@126.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正文

生物多样性:珊瑚为生存而战

  珊瑚礁支撑着海底25%—33%的海洋生物栖居环境,全球上十亿人都直接或者间接仰赖珊瑚礁谋生。珊瑚礁不仅仅为他们提供食物,而且还为他们抵御减轻了飓风、风暴潮带来的恶劣后果。

  目前珊瑚的生存正面临着诸多巨大的威胁。几年前,科学家们还认为过度捕捞是对珊瑚礁的最大危害,但是现在很多科学家认为气候变化导致的海水变暖、变酸、珊瑚贸易以及珍珠养殖才是对珊瑚礁的最大威胁。近日在多哈举行的野生物种保护谈判也未给珊瑚带来明朗的未来。

  为确保珊瑚的存续,联合国与欧盟都提议将价值极高但却生长缓慢的红珊瑚(Corallium and Paracorallium)列入《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但是三月中下旬,《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签约国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为期两周的会议上反对将红珊瑚增列进入该公约第二个保护物种附录。

  《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要求必须三分之二多数签约国同意方能将红珊瑚列入第二批保护目录,但是只有64个国家支持该提议,另有54个国家投了反对票,还有10个国家弃权。此前,保护金枪鱼的提议也被压倒性的反对票予以否决。

  国际海洋环保非政府组织“海洋网”的副主席克里斯蒂安·特勒奇(Kristian Teleki)说:“先是金枪鱼,继而红珊瑚,三天里各国政府一再短视地将政治与经济利益凌驾于严肃的科学结论之上,各国代表未能向这些生物群落的安危投以科学的目光,首饰业及其消费者的所作所为正是政府失败之处。”

  他还说:“红珊瑚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野生物种,这次《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未能禁止红珊瑚的贸易活动,而只是对此予以规范而已,但红珊瑚却正被首饰与装饰业无法挽回地进行掠夺性开采。” 特勒奇还说:“二十多年来,地中海国家一直在呼吁对该地区珊瑚实施管制,但是却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今年增列的第二批保护目录涵盖了约32000个物种,包括绿鬣蜥(Iguana iguana)、大叶桃花心木(Swietenia macrophylla)以及美洲黑熊(Ursus americanus)等等,签约国必须对涉及目录所列物种的贸易行为加以管制和监控。

  为了贸易而对已经列入《濒危野生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第一批物种例如老虎、美洲虎、非洲象等进行野外捕获被该公约确立为非法行为,如果进入保护物种目录,那么签约国在出口被保护物种之前将被要求出具表明此项贸易并未威胁到该物种持续生存的证明。

  红珊瑚是一种生命长久、生长缓慢的海洋动物,此类珊瑚最初发现于太平洋中部和西北部,广泛分布于日本与台湾以东、中途岛以及夏威夷群岛周边海域,现在主要分布于地中海以及太平洋。目前我们队太平洋海域的红珊瑚还缺乏深入了解。

  红珊瑚看起来就跟植物一样,但实际上只是小型的软体珊瑚虫群落,这种珊瑚虫死亡后骨骼钙化就形成红珊瑚,加工后的珊瑚既可以制成项链又可以装饰奢华公馆,因此具有了商业价值。很多世纪以来,其形成的珊瑚礁在全球珠宝业和装饰业产生大量需求,是所有珊瑚中最具价值并被大量交易的一种,所以也给全球带来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贸易往来。

  家庭水族箱对珊瑚的需求量极大,现在的爱好者已经将兴趣从热带鱼转向装饰更多的珊瑚。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安迪·布鲁克纳于2009年12月在网络科学期刊PLoS ONE发表一项研究结果称:“对珊瑚的需求导致珊瑚贸易急剧膨胀,自1987年以来以10%—50%的年增长率扩张。”他估计红珊瑚的年贸易额在2亿到3亿美元之间,而且还在不断增长,但是却很少有人去评估这种贸易对珊瑚礁造成的影响。

  红珊瑚最多可以长至50公分高,但是现在地中海海域的红珊瑚一般只有三到五公分高,还不到足以进行繁殖高度的一半。,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全球红珊瑚贸易致使该物种群落减少60%—80%,与此同时,被采摘的红珊瑚其体型也显著下降。

  有数据表明,地中海体型变小的红珊瑚有80%—90%都已经丧失了再繁殖能力,因为只有体型足够大的珊瑚才能聚集更多珊瑚虫,从而才可能产生更多更新的珊瑚虫聚居体。到2005年,维京群岛90%的珊瑚礁已经漂白,其直接后果就是60%的珊瑚死亡。

  特勒奇说:“我们需要对珊瑚采取各种形式的保护行动,各国政府以及公众应该理解此类行动的重要性。”

  美国国家公园服务局的海洋生态学家马特·帕特森(Matt Patterson)同时也是南佛罗里达——加勒比海监控网的合作者,他认为这将是一项艰难的爬坡竞赛。当要求保护现存珊瑚礁的民意不断高涨,美国政府却无所作为。

  帕特森说:“试想,如果自由女神像有60%都被损坏了,我们会作何反应并大声疾呼?”他认为,降低珊瑚贸易额度、避免来自陆地的水土流失以及污染、甚至仅仅防止船舶在珊瑚礁海域下锚停泊都能够帮助珊瑚抵挡来自气候变化的影响。

  帕特森还说:“珊瑚礁是正处于危险中的脆弱生态系统,除非我们提前采取保护措施,否则这种生态系统也可能从我们眼前消失,对我们来说,这绝对是真实的灾难。”(常旭旻)